1. <th id="spsbf"></th><th id="spsbf"></th>

      <mark id="spsbf"><optgroup id="spsbf"></optgroup></mark>

      1. <dd id="spsbf"><big id="spsbf"></big></dd>
        <mark id="spsbf"><center id="spsbf"></center></mark>
        焦點精粹
        當前位置:首頁 >> 焦點精粹 >> 焦點精粹
        教授:機器人可為中國經濟帶來新紅利
        發布時間: 2014-07-22  來源: 新浪網  點擊率 :6135    【字號:

            CCTV2《央視財經評論》:制造服務業:創造新機遇

          疾馳而過的高鐵、翱翔藍天的大飛機、精巧智能的機器手、深海探秘的“蛟龍”……我國制造業的快速發展令世界矚目。那么,制造業強國如何向制造服務業延伸?制造業的企業升級需要在科技、管理和服務等方面做怎樣的創新?央視財經頻道主持人陳偉鴻和特約評論員中國科學院大學教授呂本富、著名財經評論員張鴻共同評論。

          如何成為真正的制造業強國?制造業企業升級需要做怎樣的創新?

          呂本富:向制造服務業強國邁進 要向利潤高的地方走

          (《央視財經評論》特約評論員)

          這個肯定是規律使然,不是說時髦使然,剛才劉戈說的微笑曲線,其實是施振榮先生提出來的,一定是兩頭比較利潤高,中間的利潤薄。我們中國過去是制造業大國,現在說要變成制造業強國,不僅是強國,還要變成制造服務業強國,原因是什么?一定會向利潤高的地方走,那它的背后是什么呢?背后是產品越來越智能化,越來越信息化,越來越高技術化。舉個例子,像特斯拉[微博],大家都清楚,其實特斯拉這個汽車賣個幾十萬,中間電子信息的部分事實上價值已經超過機械了,就是它的高智能化。

          因為這個價值的轉移在向服務方向,既然是高智能建設高技術化,這部分的價值一定在產品的份額中間會提升。同時也是像一個金字塔一樣,大家知道最普通的產品在金字塔的底部,那么你做服務業就在金字塔塔尖,也就是說,不是任何人想做服務業就能做的,畢竟是塔尖的部分,雖然它是價值含量最高的部分,但你要有金剛鉆才能攬這個瓷器活的。

          劉戈:很多企業要從一個純粹的制造商轉變成制造服務商

          (《央視財經評論》評論員)

          原來很多企業把自己定位為一個純粹的制造商,但現在要變成制造服務商。從這個名字上就能看出來,我看到一些企業的宣傳冊,比如有一家企業叫溫控管理服務商,這個名字很新奇,其實就是遠大空調,他做燃氣空調的,但現在改叫溫控管理提供商。因為我要對房間里面的溫度,所有的調控我要負責,我是一個服務商。另外,立體智能一體化交通服務商,是北車集團,他們現在不光是造火車的,還能夠解決整個城市里,包括兩個城市之間的立體的、一體化的交通解決方案。從這個名字上,他們就把自己進行了一個重新的定義。

          現在,中國企業的確在所謂微笑曲線的兩頭延伸,那么微笑曲線的兩頭所謂的就是價值、利潤高的地方,我們企業以前主要是在中間這一部分,制造、總裝,然后銷售,但是前面的研發這一部分和后面的售后服務這一部分,這個錢我們掙不著,那么現在很多的企業已經開始,尤其是向后延伸,那么這樣一個趨勢應該是非常明顯的。

          你可以把它劃到服務業里,一些國際上著名的公司,比如說羅爾斯·羅伊斯,這是全世界最著名的飛機發動機的生產商,現在他已經不是說賣給你一個發動機,而是說租賃給你,就是你租賃我的發動機的時間,這是我的銷售單位,20年的時間,那這臺發動機我全包,那么在全世界的每一個飛機場,我都有我的分公司和維修人員,這樣他對于整個的銷售的單元已經發生了一個變化,那么很多的大公司都在做這樣的轉型。

          呂本富:機器人和供應鏈可以為中國經濟帶來新的紅利

          (《央視財經評論》特約評論員)

          機器人這個產業就介于生產制造業和服務業之間,特別是工業機器人。中國是制造業大國,我們大概兩年前就做過預計,中國一定是機器人大國?,F在所有的跡象表明,機器人的銷量正逐漸超過日本,而且還有一個可喜的現象,現在溫州的民營企業都開始引進機器人,當然也有的是迫于無奈,勞動力的成本有點高,特別是流水線一線的都在引進一些工業機器人來操作,這樣一來整個制造業本身的競爭力會提升。制造業提升有兩類,一類是技術含量,一類是資本含量,資本含量越來越高,那么他也會提升他的競爭力。

          那么有幾個方向,第一個方向是供應鏈的延伸,上下游,這個是大家都可以做的,但是你要作為供應鏈的龍頭,就得有能力,不是誰都能做龍頭;第二個平臺化,就是我建一個平臺,大家到我的這個平臺上唱戲,其實阿里巴巴[微博]就是,只不過現在把它移植到服務業;第三類,大家聯合科技攻關,就是國內有很多產業聯盟,比如說我們光伏產業,我們為了要攻克一個技術標準,大家聯合起來做這樣一個產業聯盟;第四個方向就是機器人了。

          這個利潤沒有人做過詳細的統計,但有兩個領域我們可以估計一下,一個是供應鏈領域,供應鏈領域專家認為,中國的供應鏈可以擠出,占GDP17%左右,物流,庫存等等,如果我們效率能提升5%,那中國現在差不多多少萬億的人民幣GDP,那乘以5%,我們算了一下,大約就在20000萬億人民幣左右,這是一個領域。那機器人假如提升勞動行業生產率10%,那我們制造業又可以提升很大一塊,且不說兩個技術攻關,就機器人和供應鏈這兩大塊,就可以為中國的經濟帶來新的紅利,新的增長來源。

          劉戈:整個工業體系的上升依賴于把單純的制造業演變成內容豐富的制造服務業

          (《央視財經評論》評論員)

          這種轉型應該是多方面,包括一些比較簡單的產品,比如寶鋼,他現在也在往制造服務業方面轉,他會把整個的鋼材使用的倉儲、運輸、服務,甚至粗加工這些都作為他的一個服務項目,所以我們不僅僅把他理解成一個售后服務的內容,而是說圍繞著物流,圍繞著金融,在整個這樣一個價值鏈里的,應該說是我們整個工業體系的上升,他就是依賴于把單純的制造業演變成一個內容豐富的制造服務業。

          包括機器人,現在從全世界的角度來說,日本應用度是最高的,雖然我們現在總數上也在很快的趕超日本,但是我們最主要一個指標是以每萬個工人里面所擁有的機器人是多少,日本是300多個,德國是200多個,我們現在才是20多個,那么差的還是很遠。整個這種機器人的使用,比如說特斯拉,那個工廠里機器人和人的比例基本上達到1:1了,這是一個重大的飛躍,而在機器人里面。它服務業里面所占的這個份額已經遠遠的超過傳統的機床和生產線等等。

          其實在整個的工業體系里,以前更多的是服務業這部分,原來另外還有一個詞叫生產性服務業,現在把它改叫制造服務業,看起來總的意思沒有大的差別,但是為什么要用不同的描述方式呢?其實更多的就是說,以前的生產服務業更多的是由各自的不同領域的企業來完成,而現在由一些真正的龍頭企業,當他們的能力足夠強的時候,他們實際上是去整合的這樣一個服務業,那么這就對于那些龍頭企業來說,制造能力強、人才優勢比較強,管理能力水平比較強的這樣一些企業,可能就把原來的一些由配套企業或者是小的生產企業里所形成的零碎的服務體系融會貫通,這里面產生的利益也可能會更加豐厚。

          劉戈:到目前為止 中國還是全世界制造業競爭力最強的

          (《央視財經評論》評論員)

          這個智力支持可能就不僅僅局限于技術工人了,因為現在中國的勞動力成本在不斷的上升?,F在中國一個普通勞動力大概一個月要500美元,而越南、印度尼西亞等地可能只要100多美元。即使就技術工人來說,我們現在這種所謂的性價比也慢慢在喪失。那么今后我們更多的進入到機電領域,裝備領域里,他的競爭對手是誰呢?不是發展中國家,不是做鞋、做帽子,和發展中國家競爭,而是和發達國家去競爭,那么這個時候,你競爭就是一個全方位人才的競爭。當你進入到制造服務業里,就是不光是技術工人,不光是普通工人,更重要的是工程師之間的競爭,是銷售經理之間的競爭,是售后服務人員之間的競爭。也就是說,我們在每一個環節里,我們的人,我們的性價比來說都高過這些發達國家,那我們產品就是有競爭力的,所以德勤的報告認為,中國目前為止還是全世界制造業競爭力最強的,因為什么呢?我們過去是在人工上面有優勢,而現在來說,工程師、銷售人員、管理人員的性價比,他們的競爭優勢都在變強起來,所以才會有他們這樣一個結論。

          現在很多企業,雖然我把工業設備賣給了你了,但是整個監控中心還在這個地方,所以我隨時通過工業互聯網,可以產生聯系。當這個信息化再進一步發展,其實你有很多的想象空間。我們講飛機發動機現在可以用這樣一個租賃服務的方式來完成,那今后汽車是不是也可以這樣?是不是我們現在賣汽車的公司就跟我們現在隨時隨地可以叫車方式結合起來?

          呂本富:科技是把錢變成知識 創新是把知識變成錢

          (《央視財經評論》特約評論員)

          除了人才,還有一個管理機制的設計,我怎么把科技成果更好的轉化,效率更高?我們說科技創新,科技是把錢變成知識,創新是把知識變成錢,這兩個的效率都要高。

          現在做制造性服務業,第二部分更重要,我們老說創新,如何把知識快速的變成錢,這就是本領,那怎么知識變成錢?那就是說你的制度的設計,轉化的體系,以及一系列的各種各樣的獎勵制度,在美國有一個拜杜法案,就是鼓勵科研人員快速把自己的成果變成市場可以接受的產品,其中一個很好的制度叫高期權低定價。沈陽的遠大科技園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就是一開始轉移的時候低成本,但高期權在未來,大家在利益共享的時候共同擔當,這是個很好的制度。發展制造性服務業不僅要人才,還要有制度設計,而且制度設計可能更重要。

         

        網站首頁 | 聯盟簡介 | 會員注冊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地址:廣州市科學城新瑞路2號   電話:020-32385332    
        傳真:020-82496513     E-mail:gzrobots@126.com
        版權所有:廣州機器人制造與應用產業聯盟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粵ICP備14050502號
        丰满的岳坶4中文字幕,娇妻在卧室里被领导爽,ZLJZLJZLJZLJ喷水,《我年轻漂亮的继坶2》
        1. <th id="spsbf"></th><th id="spsbf"></th>

          <mark id="spsbf"><optgroup id="spsbf"></optgroup></mark>

          1. <dd id="spsbf"><big id="spsbf"></big></dd>
            <mark id="spsbf"><center id="spsbf"></center></mark>